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搞笑文章

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十大骗局

2018-05-16 21:36编辑:宜昌新闻网人气:


感谢十三同学与大家分享。

www.u148.net


第十名:他骗了法国人不止一次,而是两次。
一战后的巴黎充满了机遇和冒险,这给一个名叫维克托·拉斯提格的骗子,提供了施展才华的绝佳舞台。艾菲尔铁塔本来在1889年的巴黎博览会之后就应该拆掉,但到了1925年铁塔仍屹立在那里。传闻说铁塔需要花巨资进行修整。维克多·拉斯提格于是想出了一个主意,他觉得这是个机会,要让人们相信法国政府决定拆除埃菲尔铁塔。这样他就能从中赚一大笔。拉斯提格化装成一名政府工作人员,邀请了五名废品收购商,为铁塔的7万吨废钢竞标。他先让这些人相信自己是邮编部的副总监,然后带他们到塔上逛了一圈,说了一些铁塔可能要拆除,将这些材料卖掉能赚一大笔钱之类的话。他告诉他们,政府不想让公众知道这件事,一旦人们听说心爱的艾菲尔铁塔要拆除,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,因此必须保密。收购商全都中计了,在对这个子虚乌有的标底物竞标之前,拉斯提格已经收到了大笔的贿赂。等到罪行败露时,拉斯提格早已逃之夭夭。事情还没有见报,他意识到自己或许可以用同样的办法再赚一笔。他回到巴黎请来一批新的收购商,又把铁塔卖了一次。他居然把艾菲尔铁塔连续卖了两次,好象那套方法真的屡试不爽。

www.u148.net


第九名:有人试图重写人类进化的历史
在19世纪中叶,美国人对进化论持两种截然对立的观点:一种是达尔文主义的进化论,而正统的基督教徒则坚信上帝造人之说。1868年无神论者乔治·赫尔,和一名认为创世纪完全正确的牧师,展开了激烈的论战。当时赫尔说:“你是想告诉我,很早以前地球上就有巨人出没吧。”牧师说:“当然,只要圣经说了,就肯定没错。”当天晚上,赫尔想了一个办法来戏弄那些宗教狂热分子,顺便还可以赚点钱。他先用一大桶啤酒从采石场换回了一块5吨重的石膏,又花钱在芝加哥雇雕刻师,雕了一个裸体巨人的石膏像,并把他镶嵌到一块大厚石板里。赫尔在石板像上洒了硫酸,让它显得年代久远一些。接着就把它埋在纽约洲加里夫,他堂哥纽威尔的农场里。一年之后,纽威尔叫了两个加里夫当地的人,来帮他挖井。两个挖井的人挖到很深的地下,这时露出了一对19英寸长的大脚,接着挖巨人的腿也露了出来,接着是躯干、腹部、巨大的头和上肢。他们发现了什么呢?两天后他用大账篷把巨人遮了起来。并向来观看的人每人收了0.5美元,他从此发财了。赫尔花2200美元做的石膏像,给他带来了10万美元的收入。但当科学家开始置疑石膏像的年代时,赫尔知道自己的骗局快破产了。调查开始后,赫尔意识到他的骗局最终必将败露,于是他就主动站出来,说明了真相,为自己邀功。有趣的是,赫尔的坦白反而增加了加里夫巨人的吸引力“没人在意他说了什么,没人在意,那东西太有意思了,太吸引人了。”人们就是络绎不绝地前来参观。赫尔带着巨人四处展示,这引起了展览举办人PT博纳姆的注意。故事说漏了,PT博纳姆喜欢上了这种骗术,可能他就坐在那里唠叨:“哎呀,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主意呢?”于是他提出要购买加里夫巨人,赫尔拒绝出售石膏像。博纳姆索性自己仿造了一个,并宣称自己买到了真品。这个故事中最有意思的部分,就是博纳姆那个赝品的赝品竟然给他带来了更多的收入。赫尔被骗术更高明的骗子给耍了。当两个石膏像开始巡回展示的时候,加里夫巨人已经在美国家喻户晓了。

www.u148.net


第八名:骗术大师、多面人德马拉
他因为伪造了一系列的身份,从而为他自己博得了传奇性的绰号。
在1960年最卖座的影片《伟大的骗子》中,托尼·科提斯有几十个假身份,其实所有这些故事都取材于一个真实的人物,他就是连高中都没有毕业的斐迪南·华尔多·德马拉。他当过外科医生、牙医、心理医生、大学校长、精神分析医生、副典狱长,还教过生物学,当过内科医师,他是拉丁语硕士…天知道他进出过多少次修道院。德马拉好象并不担心自己的身份被揭穿。我觉得有人使用假身份并不奇怪,奇怪的是他不仅用别人的姓名和身份,还能把这种身份一直装到底。在伪装过的职业中,他甚至比真正的从业者还要出色。德马拉靠假身份过了11年,德马拉不是真的约瑟夫赛尔医生,但他确实救过人。最后报纸戳穿了这位加拿大海军的英勇军医的身份。真正的赛尔医生突然发现自己成了英雄,这简直是新闻,他向当局检举了此事。德马拉一夜成名,他把自己的故事卖给了生活杂志,然后回去做他的弗雷德·德马拉去了。但时间不长,四年后,他再次重操旧业,他成了德克萨斯勘斯威尔监狱的副典狱长。这是德洲最重要的监狱,名声很大。他本来可以在这里渡过余生的。德马拉负责看管立即执行的死囚犯。但他的新身份更加短命。一天他正往外走,有一名囚犯在看登载有他故事的生活杂志,囚犯看了看德马拉,他意识到身份暴露了,最好赶紧走,于是他离开了监狱。生活总是喜欢捉弄他,30年后,当德马拉当医院牧师的时候,他遇到了真正的约瑟夫赛尔医生。医生仔细打量了一下手术台对面,扮演过自己的人,但他并没有做什么,只是在看。我想那时的德马拉已经不是德马拉了,他是医院的牧师,做牧师的工作。约瑟夫赛尔没有理由揭穿他,他也确实没有这样做。德马拉在1988年去世,他的一生非常充实,现在的情况不同了,我想德马拉在今天很做到这些,我们今天有很多方法可以确定一个人的身份。但我们必须承认他是天才
,我相信他能战胜这些技术,就像他经常做的,总是比别人快一步。

(来源:网络整理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thedwa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口述|一名水军的日常

口述|一名水军的日常



返回首页